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正义1026博客

ONE WORLD ONE DREAM 爱是一切动力的源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男生。出身:中农,成份:学生,出生:烟台,家庭:革干,籍贯:乳山(yusan),星座:天蝎座,身高:标准伟人身材,学历:一直在学习,尚未结业,家庭状况:平衡状态两男两女。专职教书13年,企业管理20年,企业管理咨询培训7年。离正式退休还有20年时间,只有一个打算:努力工作。用一点精神,信仰一点主义,实现生活的价值:家庭价值,客户价值和自我价值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我们现在可以像正常的父子那样谈话,这个结果,我已经等了很久。”  

2009-07-20 21:57:28|  分类: 散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我们现在可以像正常的父子那样谈话,这个结果,我已经等了很久。”

季羡林儿子季承:“父亲和我都渴望亲情”

路 琰

“我们现在可以像正常的父子那样谈话,这个结果,我已经等了很久。” - 正义 - 正义1026博客

  和父亲隔绝了13年后,2008年11月7日,73岁的季承终于在301医院的病房见到了父亲季羡林。

  “父亲!”季承一开口就跪下磕了个头,起身时已泣不成声。“您有什么要训斥我的吗?”季羡林虽然也很激动,但话语仍然平静:“我有什么可批评呢,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好了。”此时,季羡林已经不能行走,终日困卧床上,视力衰减。老人能看到的,只是儿子模糊的身影。

  季承带来了季老喜爱的家乡食品,亲手喂给父亲吃。经过13年的隔阂之后,季承又像普通的儿子一样回到了父亲的身边。

迟来的天伦

  国学大师季羡林生于1911年,按虚岁算,今年已经99岁了。2002年,他住进了301医院,之后,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。

  随着身体不断衰弱,季老渐渐失去了行动能力,大多数时间只能呆在14平方米的病房里,在床上或坐或卧,但只要手中有书,他就很满足。在定期给季老做口述历史笔录的蔡德贵眼中,季老其实并不开心。“他不能动,不能读书,身上有病痛,心里不痛快,但他只能默默忍耐。更重要的是,他见不到亲人,听不到家人的音讯,没有普通老人的天伦之乐。”蔡德贵1965年和季羡林相识至今,是季羡林最亲密的朋友之一。

  住院后,季羡林能见到的人十分有限,连亲属也不能接近他。秘书挡驾很严,既挡掉了季羡林不想见的人,也挡掉了他想见的人。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字画门”事件(编者注:2008年10月,有举报人称,季羡林家中的藏画被秘书盗卖。北大校方随即声明,藏品未曾外流,市场流通字画是假。事件进一步演化为财产纠纷,至今没有结果),反倒成了季老和外界联系的转折点,季承探望父亲也不再受限制。现在他通常下午4点去医院,带去妻子做的饭菜,陪父亲吃饭聊天,然后6点多离开。周末呆的时间会更久些。

  “能和儿子见面,季老很高兴。”见过季承之后,蔡德贵明显感觉到季羡林情绪的变化。

  病房里,父子二人尝试着敞开胸怀,吐露真心。13年来,他们从未这样亲近地交谈过,“我们现在可以像正常的父子那样谈话,这个结果我已经等了很久”。

一个被称作父亲的“陌生人”

  季承对父亲的等侍从襁褓中就已开始。季羡林1935年赴德国求学时,季承才3个月,姐姐季婉如刚满两岁。季羡林在德国呆了11年。二战一开始,季羡林便中断了和家人的通信。1946年季羡林回国。身边有了父亲后,季承并没有感到生活有多大变化,多数时候,他只是觉得屋子里多了一个需要称作父亲的“陌生人”。“我们一直很客气,不太容易交流感情。可以说,童年那十几年的隔绝,影响了我们一生的父子关系。”季羡林在家中呆了不久,就又离别家人,孤身到北大任职。季承和父亲只有寒暑两个假期才能见面。

  1952年,17岁的季承来到北京俄文专修学校(今北京外国语大学)读书。住校期间,差不多每个星期他都会去中关村,跟父亲一起吃顿饭。“谈论的都是国家大事,话题从不会涉及生活细节,我在学习、工作中遇到困难和挫折,从不会告诉父亲。在天津大学读书的姐姐也一样。”

父亲有自己的感情表达方式

  1955年,季承毕业后分配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做翻译,两年后,转行从事科研管理。1962年,季承把母亲和叔祖母从济南接到北京。渐渐地,季羡林开始体会到家人带来的温暖。感情的增进也使季承对季羡林原来的生活多了一层理解。“父亲很看重自己的精神世界,读书治学是他最重要的生活,对其他事情不是很在意。”

  不幸的是,从1989年到1995年,季羡林的叔母、妻子、女儿相继离世,虽然内心沉痛不已,但他却以更加努力做学问的方式来排遣自己的感情。“父亲是学者,对生死已经看得通透,有自己一套感情的表达方式。这几年间的事情,父亲都看到眼里,有时问我一声姐姐怎么样,我说不好,他就不吭声了,一头又扎进图书馆去编唐史。”

  季羡林外表看似与亲人之间感情封闭,其实内心饱受痛苦的煎熬。那些寄托深情的文字,读来感人肺腑。生活中除了学问之外,季羡林最爱的事情就是养猫。

恩怨已经成过往

  采访中,季承坦诚地讲述了父子之间的恩怨。“这里面有父亲的责任,有我的责任,也有其他人的责任。”季承说。略显犹豫之后,他对记者讲起了父亲的婚姻。“父母的结合不理想,是旧式的包办婚姻。他不得不接受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。”

  季羡林的妻子彭德华比他大4岁,只念过小学,认字不多。季羡林出国或是他们在国内分居两地时,彭德华没有给他写过一封信。但在打理季家日常生活上,她却勤勤恳恳,含辛茹苦。对这样一位妻子,季羡林口头上评价颇高,情感上却又很平淡。

  在季承看来,父亲没有把这桩婚姻终止,是好事,但也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。“夫妻俩没有感情,维持下来,就有牺牲,有后果,这后果不仅影响到父亲和母亲,也影响了家里每一个人。”长期的感情封闭,对事情的不同看法,日积月累,终于使父子矛盾激化。季承母亲病重时,父子二人分道扬镳,从此不来往,一隔就是13年。

  季羡林最亲密的秘书李峥过世后,他的儿子李小军成了季承联系父亲的渠道。每逢过年过节,季承都会往李小军家里送大量的山东斋菜,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说。李小军自己家里留一部分,其余的便送给季老。季老心知肚明,只是沉默。

  “开始时我们都僵着,后来我也想见他,他也想见我,但没有机会。现在最终见了面,往事该过去的就过去吧。”季承说。

  如今,季羡林父子已都老了,“两人加起来170多岁”。重新寻回失落的父子亲情,也算得上余下岁月里,对他们最温暖的补偿。

  (摘自2009年第1期《环球人物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